斗牛上下分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4|回复: 0

该团伙组织人员在微信群通过抢红包的方式 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20-9-26 00:01:35 |显示全部楼层
  据初步调查,涉赌微信群所用的手机号均非实名登记,参与人员来自全国各地,有上千人之多,资金往来涉及支付宝、微信和各大银行。
  这是个拥有严密组织结构、分工明确细致的犯罪团伙,“驻扎”在武进的礼嘉和湖塘两地,团伙有40名成员,其中“股东”11人、工作人员29人。除6人为江苏常州籍,其余来自福建、湖南、山西、四川、安徽、黑龙江等地。去年7月11日晚上6时许,武进分局出动100余名警力,兵分两路,在该团伙两个落脚点同时展开抓捕,31名涉案人员落网。
  从被拽到微信群抢红包开始,噩梦就降临到张某身上。“因为24小时都开赌,我像着了迷一样,每天都想进去赌几把……”接触后,不管上班还是上厕所,还是上床睡觉,只要有三五分钟的空闲,他就像染毒瘾似的进去赌几把。
  群内每次微信红包的出现,就意味着一场新博弈的开始。每人抢到的红包成为“斗牛”的依据,与庄家比过大小后形成相应的输赢倍率。据初步统计,每局“斗牛”最高输赢可达8万元,微信如何快速吸粉每个群日均账户资金流水达200万余元。
  专案组查明,2015年开始,该团伙组织人员在微信群通过抢红包的方式,进行“斗牛”赌博,在80多天“营业日”中累计涉案金额上亿元,非法获利900余万元。
  这个团伙的非法盈利有三大来源:一是庄家在赌局中的盈利;二是抽取每局赌资的3%与每局参赌人员的人头费;三是通过“机器人”在后台巧妙设置一定赔率,确保庄家保持高胜率。盈利的“大头”由“股东”按出资比例分红,“小头”则用来支付团伙日常运作的开销及员工工资。除股东外,团伙还设有“后勤管理”“群财务”“拉手”“发包手”“赌托”“门神”“兑奖”“机器人”等十几个职位,每个职位都有成员24小时轮班值守。
  前赴后继、执迷不悟的近千名参赌人员,最终成就了团伙的“发家致富梦”。而这些参赌人员苦于自身的违法行为,输掉大笔血汗钱后只能哑巴吃黄连,也不敢报警,成为办案时的一大难点。
  曹某来自湖南,去年6月他听信朋友游说,辞了薪金高的酒吧工作,冲着日薪420元的“赌托”职位专程赶到常州,用12部手机时刻冒充参赌人员在微信群里抢红包,以烘托红红火火的氛围。
  据查,团伙中的11名“股东”曾在上海接触过微信“斗牛”赌博,从中嗅到“商机”。因有6名“股东”来自常州,他们遂于2015年下半年在武进结伙,各自出资几万至十几万元不等,作为开赌的“启动资金”,拉起了自己的微信红包“斗牛”赌博群。
  去年6月21日,武进公安分局抽调刑侦、治安、网安、派出所等部门40余人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,由于案情重大,该案被公安部督办。
  “盈利实在太大,大得我们都害怕。”到案的“股东”黄某、杨某等5人交代,就在被抓当晚,他们组织团伙成员准备去吃“散伙饭”,“我们想见好就收,改做正当生意,主要是怕做久了,警方会发现。”没想到,这天正好警方收网,他们几乎被“一锅端”。
  张某痛心疾首地感慨:“微信抢红包赌博,是在网络虚拟环境下,根本不用经历数钱、付钱的肉疼感,就这样,近百万元的积蓄在两年内不知不觉蒸发了。”
  每个群玩的赌博方式叫“斗牛”。每场赌局开始前,庄家会在群里发布“开赌”通告,参赌人员必须上报下注金额,由后台“机器人”把下注结束后的统计情况以账单的形式发在群里。随即红包发出,赌局开始。参赌人员必须在21秒内把红包抢完,超时或没抢到红包的算输。参赌人员抢到红包金额的最后三位数,与庄家所抢红包的点数比出大小,作为“斗牛”赌博输赢的依据,按约定的赌规进行“最低1倍,最高15倍”的赔付。后台“机器人”将赌局结果公布在群里时,赌局就算结束。参赌人员可以找“群财务”进行结算,也可以不结算,拿积分继续下一场的赌局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斗牛上下分

GMT+8, 2021-1-18 05:58 , Processed in 0.312000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20 斗牛上下分

返回顶部